我的MeKong

我的MeKong
资佰

生在西双版纳,从小就喝着澜沧江水长大
河流边上住着勤劳质朴的傣族人民 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 并把这条河称之为“南澜掌”。
童年经常在寺庙里见到穿着袈裟的僧侣,说着我不太懂但口音又似乎熟悉的语言
后来知道他们多是云游到这里的Mekong下游国度的僧人,他们有着跟我们的一样的肤色和信仰。
阿匹(爱尼语:奶奶)跟我说:“她有个兄弟在泰国,俩个妹妹在老挝,后来有个妹妹又嫁到了法国,在老挝、泰国、缅甸和法国有好多阿卡亲戚,头上的银饰就是小妹从法国回来看我时候带来的”
我明白了,在佛爷和阿匹的心里,是没有国界的
在MeKong下游生活着他们的家人和同族

一直好奇,想沿江而下去找找亲戚
几个小时就到了边境,激动不已!
兴奋的跨出国门
一样蓝的天 白的云 一条河将村村寨寨 轻轻柔柔地怀抱 风带走了沙 雨带来花 看江水慢慢的流
一样绿的田 白鹭和水牛 寨子远处高大茂密分不清层次的热带雨林 薄雾像莎帐般在眼前幻动

竹楼、寺庙、大青树、芭蕉
筒裙、纹身、小和尚、腰刀
火塘、旱烟、糯米饭、米酒
笆箩、撒网、铜炮枪、脚碓
大象、孔雀、眼镜蛇、犀牛

这哪是异国
缅甸的瓦邦,泰国的金三角都讲的是云南方言的中文
泰国的清莱府街道都标有中文名
越南更是到处可见楹联和牌坊
家中供奉天地君亲师
供奉佛主、土地、财神和众神的萨拉亭随处可见的柬埔寨
每天上千名僧侣赤脚化缘的朗勃拉邦
佛 神 人与江河山川共处
敬畏自然

生活化的佛和神
就连殖民所带来的上帝和基督都一同融入
留露在眼神中,显现在生活
都融合在湄公河里
阳光炽烈
人们慢悠悠的步子
平和 安详 不争
理佛 安逸 富足
这才是我的MeKong

Comments are clo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