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滔:超平——关于资佰的摄影

超平——关于资佰的摄影

“速度”是物理学的基本问题之一,但关于“速度”的问题并不局限于物理学范畴,它出现在社会学、人类学、伦理学、道德、宗教、哲学、天文等等我们能够想到的所有学科中。速度在宇宙中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从宏观到微观,从银河系到环城南路,从人类到麻雀,都是如此。而通常情况下我们所关注的速度往往是通过高速公路来呈现的,当然也会有人把速度和升官发财,美容保健联系在一起。更少的人则会从国家发展、文明进步等方面来考虑速度,这是一个没完没了的问题。

似乎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是和高速公路的长度及通达程度联系在一起的。一个高速公路的高数据,将带给这个国家很多美好的东西,人民生活将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标志着地区文明程度的提升。而一个羞涩的高速公路数据则意味着还没有走出落后的局面。这些问题本是源于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注,然而事情一旦开始便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最终将达到一个无法挽回的局面,无论我们的初衷是多么的美好和惬意。

对于高速公路我们除了想到快速上班,快速回家,快速和客户见面,快速到达目的之外,是否还遗忘了什么?是否错过了一些我们一直熟视无睹的事物。资佰的作品《速写》系列,呈现了在这条人类文明的高速路上,我们遗忘了最重要的东西——生命。

过于沉溺在发展高速中,而忘却了当初发展高速的目的,这是当今人类所面临的普遍困境。过程和结果并不是永远都会保持一致。在速度的惯性追求中,我们漠视了生命本质,忽略了人类肉身所能承受的因速度带来的压力。这个结果并不仅仅只是资佰《速写》系列所呈现给我们的几只小动物,还意味着全球每年超过127万人死于公路交通事故的事实。这是一个超级平整的世界,在高等级快速公路上的奔跑中已经没有了人性与人情可言。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感到震撼的了,通过几张平静甚至是平淡的照片,告诉我们每天发生,就在身边却如此视而不见的事物。触及到被我们遗忘的,无比残酷的现实。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人类的残忍不在于对其他动物的无情,而是对自己生命的漠视。用平整的图像呈现出后面的波澜壮阔,这是资佰作品带给观众的震撼。

中国传统“山水”带来意境和空间上的悠远,资佰同时用镜头来探讨传统图像与当代视觉之间的隐秘关联。在《逝山水》系列中,当观众正把玩山水所带来的意味与悠远时,却会在不经意中发现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个生硬的死亡现场。这现场会立即把观众先前所意想的各种情趣活生生的堵在眼前。这是一块毫无空间与想象维度的平整结实的地面,带不来一点惬意和雅致,更不会有美丽与端庄,之前的一切想象都是误会。资佰把空间的无限性与有限性用一张看似普通的照片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公路的有限平面与山水画的无限空间居然能同时存在于一个相同对象上,并随时把观众的思想拉扯于不同的时空中,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惊叹。

资佰并不在意人们对他的作品如何定义和归类,他只相信自己的生存感受。在创作中,他所遵循的唯一标准就是真实并充满情感的活着。在生活中他超越世俗陈见,无惧于面对一个充满困难与偏见的现实世界,顽强的与世俗对抗,这个信念让资佰获得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薛滔
2012/4/23

Comments are closed.

.